buddy  

photo credit 浦公英

 

 

 

E.A. (化名) 醫院是我們學校的附屬醫院。

 

為了讓醫學生能有完整的訓練,我們每幾個月就會被派到社區醫院實習,藉此接觸各行各業的病人,不然老是呆在醫學中心,每天看一堆罕見疾病,反而變得不會看一般疾病。

 

我對E.A.醫院的第一印象不太好,

裡面設備老舊,外頭樓梯間有尿騷味,

醫院周遭充滿著各式各樣的邊緣人

有些還會在大白天吸食毒品。

 

裡面的醫生也相對硬派。

處理事情乾淨俐落,絕不拖泥帶水。

碰到態度不好的病人也不會退縮,反而會直接開罵。

 

這樣的醫院,

卻有著頂尖的急救技術

 

我們常常私底下戲稱E.A.醫院為正牌的急救中心,

畢竟它建在在治安不好的地帶,

每年Trauma病人的量遠遠超過校本部。

 

“Buddy”就是我在E.A.醫院遇到的病人。

 

 

 

報到的第一天,學長就丟了一份厚厚的單子給我,

裡面寫滿了要查房的重症病人。

 

名單上每個名子都有一小段”summary”

主要是記錄病情,住院原因,還有復原進度等。

我的工作就是每天update這份”summary”

然後幫學長一起做理學檢查,換藥,抽血等雜事。

 

仔細一讀,

其中一位病人竟然有兩頁多的update

 

「學長,這位病人病情有那麼複雜啊?

看這密密麻麻的字,我不禁皺起眉頭

 

「喔,你是說Buddy? 他是我們醫院的紅人,已經住院兩個多月了」

 

「兩個多月? 聽起來很嚴重耶」

 

「當然嚴重,百分之60的皮膚都燙傷,百分之20壞死,只剩下不到20%的完整肌膚,你說嚴不嚴重?

 

「他怎麼受傷的?

 

「公寓大火,整間大樓都垮了,前幾天新聞還在播」

 

「喔喔,我有印象了,聽說有一個小孩全家都過世了對不對?

 

「沒錯,Buddy就是那小孩。你知道嗎? 他剛被送來的時候下半身幾乎被擠壓得不成人形」

 

「好慘……

 

「皮膚也全爛了,像軟掉的橘子皮一樣,一碰就掉

學長用手比了比,看到我嚇壞的表情後才接著說下去

 

「後來他又大量內出血,本來以為完蛋了,沒想到主治醫生硬是把他給救回來,憑良心講他現在還活著是奇蹟」

 

Buddy有其他親人嗎?

 

「好像有一個阿姨,不過不常出現」

 

「我說唉,學長,有沒有甚麼是我們可以為他做的?

 

「有,」學長突然嚴肅了起來

 

「千萬不能讓他死掉。」

 

-----------------------------------------------------------------------------------------

 

Burn ICU是專門處理燒傷/燙傷病患的診間。

這裡的護理師和醫護人員都要受過特別訓練,

大家進診間前也要穿上隔離衣,避免感染

 

Buddy是個非常瘦弱的小男孩,

看起來比實際年齡小上許多,

 

他全身上下裹著厚厚的繃帶,

只有左臉和右小腿有完整的肌膚。

 

「我是小百合,是這個月負責照顧你的醫學生」

 

Buddy看了我一眼,點點頭,

沒有表情。

 

 

「護理師說你最近都沒有進食,這樣對你的腸胃不太好」

 

…………………………

 

「你有沒有什麼想吃的食物?

 

「沒有」

 

「身體有沒有哪裡不舒服?

 

「沒有」

 

「晚一點復健師會來幫助你走動,可以嗎?

 

「嗯」

 

「我想找一位精神科醫生跟你聊聊,好嗎?

 

「嗯」

 

「好,那有任何問題可以隨時找我,晚點見。」

 

 

Buddy點點頭,然後閉上眼睛。

 

其實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天性沉默,

 

不過我明白,如果是我,

遭受這種打擊也會像他一樣沉默的。

 

 

-----------------------------------------------------------------------------------------------

 

這幾天晚上Buddy的體溫突然升高。

 

一般來說,燒傷患者最怕的就是fever

因為有Fever就可能有細菌感染,

有細菌感染就可能有敗血症,

有敗血症就有可能有多重器官衰竭

然後不論是誰,只要一到了多重器官衰竭

通常只有一個結局

(: 敗血症是醫院常見的cause of death)

 

Buddy身上幾乎沒有完整的皮膚

這無異地大幅增加病菌感染的機會

 

再說他身上插著一堆大大小小的管子,

醫院的bug又加倍兇惡

如果細菌跑到管子的話有可能直通心臟

 

我們非常擔心Buddy的病情,

所以學長跟我決定下班前去查房,

一定要找出他發燒的原因。

 

不過buddy的fever有點奇怪,

因為只會發生晚上,

而且幾乎都在凌晨一點左右......

 

 

--------------------------------------------------------------------------------------------

 

夜晚的醫院非常安靜。

 

走到Buddy病房發現裡面燈是亮著的,

拿起表一看,11點了,

他竟然還沒睡。

 

 

「身體有沒有不舒服?」學長開始問診。

 

「沒有」

 

「有沒有想吐? 發高燒? 打冷顫?

 

「沒有」

 

「有沒有咳嗽,拉肚子? 血尿?

 

「沒有」

 

「有沒有呼吸困難? 胸悶? 頭痛?

 

「沒有」

 

說實話Buddy看起來挺正常的。

他血壓正常,心跳平穩,體溫溫度也在正常範圍內

 

我們做了詳細的檢查,

可是卻看不出任何有感染的跡象。

 

正當我們在納悶的時候

一名WCT (wound care technician; 處理傷口的醫護人員)走了進來。

 

「哇,你們這麼晚來看Buddy?

WBT戴著一大盒箱子,熟練的拿出許多繃帶

 

「等等,你現在要來幫他換繃帶?

 

「是啊」

 

「怎麼這麼晚?

 

「病人特別要求的。」

 

我腦中突然閃過教授之前的上課內容---

 

「你昨天晚上也是這個時候換繃帶嗎?

 

「是啊」

 

我和學長交換了一個眼神

我想我們找到Buddy發燒的原因了

 

-------------------------------------------------------------------------------------------------------

 

我們就這樣看著WBT Buddy的上衣退下

然後慢慢地撕開繃帶

露出血淋淋的傷口

 

WBT的動作非常輕,

非常慢,也非常溫柔

 

不過這些似乎沒有減輕Buddy身上的痛楚。

 

Buddy咬緊牙關,

拼命不讓自己發出聲音

一個人忍著劇痛,在床上抖動。

 

 

我和學長就這樣看了Buddy痛了兩個小時。

 

整整兩個小時。

 

 

 

學長走到Buddy面前,握著他的手

 

「痛可以叫出來。你沒有必要忍。」

 

……………

 

「叫出來會好過些」

 

……………

 

「你真的沒必要忍,想叫就叫吧,這裡沒有人會笑你的」

 

Buddy突然抬起頭看了學長一眼,

冷不防的問了一句話:

 

「我只是不明白,我究竟做錯了什麼要這樣逞罰我?

 

 

 

 

我們量了Buddy的體溫,

果然提高了

 

 

 

教授說得沒錯,

身體的劇烈疼痛

在是有可能造成體溫提升的。

 

---------------------------------------------------------------------------------------------------

 

 

走出房門我忍不住開口詢問

 

「我們不能給強一點的止痛藥嗎?

 

「已經到最高dose了」

 

「要不乾脆做GA(全身麻醉)算了」

 

「不行,GA危險性太高,麻醉科不可能答應的。」

 

「每天都要換繃帶嗎?

 

「嗯,每天都要.....

 

 

我突然發現學長眼睛一下子濕潤了起來。

 

 

------------------------------------------------------------------------------------------------------

 

 

Buddy出院的那天,

我和學長一起向他道別。

 

醫院的其他人員也到了,

大家幫他辦了一個歡送會,

買了蛋糕,還弄了一堆氣球

 

每個人臉上都堆滿了微笑,

 

除了buddy以外。

 

他的表情平靜,

好像沒有什麼可以令他快樂的事情了

就那樣一個人靜靜的做在輪椅上

 

「恭喜你要出院了」

 

「嗯」

 

「出院後要好好復健,這樣才會比較快好」

 

「嗯」

 

「有沒有什麼問題呢?

 

………沒有」

 

學長這時突然開口

 

Buddy你很勇敢,也很努力。我知道你很辛苦

你要答應我,be strongbe brave,要為大家好好活下去」

 

Buddy點了點頭

沒有回話。

 

 

望著Buddy離去的身影,

我突然覺得自己很無能..

 

 

「學長,我們今天雖然能讓buddy身體的傷口復原….

讓他健康出院可是我們卻沒有辦法撫平他心理的傷痕。

 

 

 學長嘆了口氣

 

希望那個人可以快一點出現。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lilyfishyfish 的頭像
lilyfishyfish

小百合學醫隨筆

lilyfishyfis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Teresa Chen
  • 洋蔥 洋蔥~
    最近台灣也發生了不少火災和氣爆(同感)
    希望Buddy可以健康地長大
  • 是啊,
    真心希望他可以馬上走出來

    lilyfishyfish 於 2014/09/27 09:28 回覆

  • alwaysfan
  • 我們一定要相信他可以走過低潮,讓傷痕慢慢痊癒,即使需要很長久的時間,但一切都會更好的。

    把我們最大最多的祝福通通傳給Buddy!
  • 謝謝你的祝福~
    希望buddy可以趕快recover

    lilyfishyfish 於 2014/09/27 09:31 回覆

  • doris
  • OMG好大顆洋蔥
    哭慘

    不知道Buddy現在復原得如何
    不管是外在的傷
    還是心裡頭的傷
    都希望他能早日康復 :)
  • 後來沒有遇到他了,遇到我會給大家update的

    lilyfishyfish 於 2014/09/27 09:32 回覆

  • 悄悄話
  • ta
  • 希望 buddy 早點找到心靈的依靠
  • 謝謝你的鼓勵,我也真心希望這樣

    lilyfishyfish 於 2014/09/27 09:32 回覆

  • Kuma
  • Buddy be brave!

    Ps:小百合是應該*進*食?
  • 喔啊啊謝謝 XDD

    lilyfishyfish 於 2014/09/27 09:33 回覆

  • Rahman Yu
  • 給小百合拍拍手! :))
    你真的很會說故事,而且一定會成為一位好醫師的:)
    是說,台灣的教學醫院也該有這種制度啊!!
    不然醫生真的不會看一般的疾病了!
  • 謝謝 XDD

    其實我比較喜歡去地區醫院
    裡面的醫生跟大醫院想法差很多,病人也非常不一樣~

    lilyfishyfish 於 2014/09/27 09:37 回覆

  • Sally
  • 很簡單的兩句話,真的看出來很沉重的心情QQQ
  • 我只是個醫學生,
    可是天天都遇到類似的無奈啊

    lilyfishyfish 於 2014/09/27 09:37 回覆

  • Ruby Huang
  • Buddy, take care!!!! 眼眶忍不住的紅了!
  • 謝謝你的留言~

    lilyfishyfish 於 2014/09/27 09:40 回覆